• 阿里巴巴面對數字化轉型的三種局面

    水木 藍科技 2019-02-27 16:21:36

    前有阿里、萬達“一億賭約”,后有格力、小米“十億賭局”。

    別人的“賭局”

    大佬們相約一賭、喊出豪言壯志,除了那點兒眾目睽睽之下不服輸的面子問題,更多的還是對未來商業形態研判的篤定,或是對自家前景樂觀的堅信。

    阿里、小米成了互聯網風口上的忠實信徒,而萬達、格力卻視風口為浮云。兩場賭局,一場紛爭,未來零售業該由誰主沉浮,是點燃這場“虛實大戰”的導火索,同時也讓這場戰火波及全球。

    過去的十年,被互聯網青睞有加的電商的確成了那個時代的“新寵”。

    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報告,2008年到2013年網上零售增幅分別為128.8%、105.2%、75.1%、70.2%,2014年全國網上零售額為2.8萬億,比2013年增長49.7%。

    商務部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網絡零售市場零售額突破9萬億元,其中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達7萬億元,同比增長25.4%。

    同時,來自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發布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電商份額占比已達到全球市場份額的40%,而阿里巴巴又以超過50%的國內市場份額長期占據國內電商鰲頭。

    有了互聯網這個強大的后援,電商大軍步步壓境,實體零售業被迫將防線持續收縮。

    尤以近日萬達百貨“賣身”蘇寧事件更能窺見一斑,此舉無疑等同于在向傳統實體零售業發出“黃牌警告”。

    國內的阿里巴巴、蘇寧易購、京東、以及新近崛起的拼多多、美國的亞馬遜等等,全球電商勢力都在立足于以本國為大本營的基礎上向全球進發,聲勢滔天的電商進擊派是否能夠徹底掀翻那些雖風雨飄搖但仍舊堅守在實體零售里的“守望者”?

    然而當電商優勢一步步擴大,幾乎快要沖破實體零售最后一道防線時,二者卻罷兵言和、締結同盟,建立了攜手破局未來零售的統一戰線。

    原因是零售行業的新趨勢是實體店與電商融合,單一的模式已經無法適應需求。

    阿里的“破局”

    2016年馬云在云棲大會上首次提出新零售概念,或許正是在這場激烈的對抗過程中提前洞悉了某種玄機,而所謂新零售概念的提出更像是對這場戰役的提前總結。

    當年的賭約已經沒人再去關心,勝負似乎也變得不那么重要,因為眼下的當務之急是如何抓緊踏上這條已經形成共識的破局之路。

    因為在電商與實體的爭奪戰中雙方也同時磨合出了有利于合作的新契機,化敵為友的商戰“潛規則”讓這場爭斗消弭于無形。

    唯一不變的就是變。電商讓阿里巴巴走過了“黃金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但當的新的發展需求發出呼聲時必須全力以赴的作出回應并全面擁抱。所以,此時的馬云才會及時調整航向。

    也正是從那時起,阿里巴巴的“電商標簽”逐漸在弱化,而此前的實體零售店也改頭換面成了線下場景。

    自此唯電商、唯實體的論調開始淡出整個商業邏輯的范疇,由新零售取二者而代之,并以新晉者的姿態登上“橋頭堡”。

    馬云拋出新零售概念,成了阿里巴巴“去電商”化的標志性動作。

    blob.png

    去電商化的“格局”

    阿里巴巴在逐步走出電商“圍城”的同時,也正式開啟了圍繞大數據、云計算、移動互聯等創新型業態的綜合發展布局。

    大平臺戰略、數據驅動戰略、以及金融戰略打造的以科技驅動的創新型企業發展思路讓阿里巴巴成為可以俯瞰各行各業的中樞系統,阿里巴巴的賦能效應也被逐漸放大。

    而這一系列動作的背后阿里云則功不可沒,因為當年阿里云的出現不但成就了其在電商領域的宏圖霸業,更為后來阿里巴巴的數字化轉型埋下伏筆。

    要知道當年的云計算在國內互聯網圈其實并不被看好,就連已經站在塔尖的百度、騰訊一樣對其不感冒。

    可能正是因為所有人的不看好,才更加堅定了馬云對云計算的充分看好。

    半路殺出的阿里云正式打破了微軟和亞馬遜以及IBM、谷歌等國際科技“巨無霸”在云計算領域的寧靜,全球云計算風云乍起。

    任何判斷我們都無法在當時給出充分的理由去詮釋動機,都要靠時間去肯定或否定,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行進的過程中保持一往無前的堅定。

    后來的阿里云也充分證明當年的動機并非一時沖動,于阿里云身上受益頗多的阿里帝國更應該慶幸當年的一往無前。

    錯過了一次絕佳的領先機會,當第二次機會出現時一定不會有人想再度拒絕,何況百度、騰訊。之后,百度立志人工智能,而騰訊則潛心AR。

    多么痛的領悟,即使百度、騰訊二次追趕,卻未免還是慢了半拍。

    此后的阿里云逐漸成熟,除了成為撬動其各大產業板塊“日進斗金”的杠桿以外,更是為大量中國企業持續賦能。

    截止到2018年,阿里云在國內云市場占有率連續三年排名第一,有超過40%的國內500強企業接受阿里云的輸血和賦能。

    依靠單純的商業模式驅動已經無法為企業提供更多充沛的動力向更高的戰略高度進發,科技驅動已經成為互聯網企業面對下一輪激烈洗牌的護身符。

    至于后來的螞蟻金服、菜鳥物流、大文娛等所有產業版塊,阿里云都如影隨形。

    有了阿里云這個前世基因,阿里巴巴的科技轉型之路變得越來越清晰。尤其后來集芯片、人工智能、無人駕駛、大數據等一系列新技術研發于一身的研發堡壘“達摩院”的成立,使阿里巴巴的創新空間變得更加開闊,數字化轉型也變得更加游刃有余。

    商戰如同一場“逐浪”,前浪風光無限一定會被后浪追逐,雖然要經歷這個替代與被替代的過程,但最關鍵的還是要在不斷的融合中發現新游戲規則,因為新的游戲規則就誕生在這交替演進的過程中。

    看清這一點需要的便是格局,因為多數情況下格局才能決定是否具備正確的戰略前瞻性。

    20选5开奖走势图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