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丰:也许我说的慢一点,就能够让别人听得更明白

    李丰 投资人说 2019-04-24 19:31:03

    blob.png

    1

    创办FreeS以来最大的变化是「说话变慢了」

    我在大学的时候,并不算一个典型的好学生,挂科、处分、失恋、喝酒一个不落,甚至还有过较长时间的抑郁症。所以在大学毕?#30340;?#24180;,我直接选择了出国,与很多留学生选择出国的原因一样,我当时实在太想换个环境重新开始。

    在我后来的人生经历当中,如果说还有能够与当时那种痛苦相提并论的,大概就是我创立FreeS的这一年,这也是我40多岁以来经历的最痛苦的一年。

    我记得很清楚,FreeS刚成立的时候,我们就获得了很多认购。8月16日的时候大家都还兴高采烈的,结果8月的最后一周,我们就遇上了中国的「股灾」,股灾过后,我们从20亿滑落至不到10亿。

    那二、三个月,大概是基金成立后最难的一段时间,我们几个联合?#35789;?#20154;时刻都处在紧绷的状态下,却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方法。所以当时就经常互相打电话,甭管有事儿没事儿,几个人都会聚在一起,就是为了待在一块互相鼓励。

    到现在,峰瑞?#35789;?#22242;队中的17位中,有16位还在一同作战,这是我们当时做出的承诺。所以,我特别?#34892;?#25105;的团队,不仅一起度过了许多艰难的时刻,也帮助我在更大的领域里继续成长,尤其是在我年过四十以后,我还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变化,这点让我非常开心。

    很多人可能不信,我之前在新东方讲了五年课,但几乎每节课上课之前我心里都非常难受和紧张。所以这一年里,这个折腾状况也是我原来所没有预计到的,我需要出席很多活动,做很多?#19981;?每次在面对公众?#19981;?#20043;前,我还是会很紧张,所以都会坐到一个小角落里,然后拼命抽烟,希望?#33322;狻?#27599;当这时,我们就有好多同事跑过来找我聊天。

    久而久之,我发现自己创业后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说话变慢了」。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以前说话非常快,比较图自己高兴。我一?#27604;?#20026;,只要我把想说的事情跟你说了,也没骗你,也没藏着掖着,这就足够了。所以?#20063;?#22826;会注意自己是否有表达明白,别人是不是容易接受。

    后来我自己也有想过这个问题的原因,核心的差别在于,以?#30333;?a href=http://www.jhaa.tw/rongz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投资的时候,我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事情,比较我行我素;但成立FreeS以后,自己开始要负担更多的责任,这种感触的变化也?#20174;?#21040;我说话语速的快慢上。道理上来讲,虽然说话快慢的表?#31181;?#26159;一?#20013;问?但现在我就会反思说,也许我说的慢一点,就能够让别人听得更明白。

    2

    所有成功都是时代的成功

    消费升级正迎来机遇

    说话语速的道理同样也适用于「投资」。以?#30333;?#26377;人会问我做项目投资判断最看重什么?其实这是一个特别难回答的问题,第一个难点就在于,如果我们只就事论事的去?#21019;?#21019;业者的项目,就会非常容?#35013;?#33258;己主观上的判断或思想代入到对这个人本身的判断中,而不是?#30475;?#30340;从别?#35828;?#35282;度去想他的事情。我们希望尽量避免主观判断,而是从创业者的角度,以他的方式去考虑问题,然后回过头再去想这件事情与我们的理解是不是契合的。

    第二个难点在于,作为投资方,我们要有能力去提前想清楚一些事情,包括趋势、方向等等,但显然没人能够把所有事情都想清楚。或者我们说,所有的成功都是时代的成功,就像2017年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大逻辑上是跟中国经济一起共生共荣。

    比如说消费升级,为什么它会在这个时间点成为大家一致的关注点?不是更早一点或是更晚一点?虽然投过一些消费品牌,但我们自己也没有明确的答案,只是对早期投资来说,这些是很好的尝试。

    后来我们通过内部分析,发现在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世界上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部分疑问。

    第一个节点是第一?#38382;?#30028;大战以前,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很多著名英国品牌都是在那时候诞生的,并且很快就输出到了全世界,比如立顿茶叶,威?#32771;?#37202;和相应的酒文化。

    第二个节点是第二?#38382;?#30028;大战之后,1950-1975年期间,美国诞生的很多品牌成为了今天的世界级品牌,比如迪士尼乐园、沃尔玛等等,肯德基和麦当劳通过授权特许经营、快速发展起来也是在这段时期。

    第三个节点是7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末期,无印良品、大创等著名零售店,以及株式会社等这样的集团模式,都是在这个时期的日本诞生的。

    这里面有这样一个逻辑,无论是一百多年前的英国,还是亚洲金融危机前的日本,都经过了这样的生产力快速发展的阶段。

    二战前,美国大概有1.5亿人口,聚集了足够的生产力要素,成为了世界钢铁产量的第一大国;二战后,美国成为了GDP第一大国,生产制造总量第一大国,也随之成为了消费大国,开始向全球输出代表美国文化、生活方式的品牌。

    反过来看过去二十年的中国,我们逐步变成了钢铁产量最大的国家、生产力大国和GDP大国。如果历史规律存在,且中国的经济发展轨迹不出现巨大的问题,那么中国进入消费升级周期后,会诞生远超我们想象的世界级品牌。也就是说,是从品牌成长周期到品牌价值的影响?#27573;?#26469;看,10年、20年后,一些新品牌最终会以我们想象不到的规模?#22836;?#24335;,成为著名的世界级品牌。

    很?#20197;说?#26159;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标志和事件,比如消费升级中典型的产?#20998;?#33021;?#21482;?不管是华为、Vivo、Oppo,还是小米,都在利用生产力大国、人口大国的优势,抓住大家所需求的核心产品,逐步变成世界级品牌。

    这就像是50年前美国人?#19981;?#19968;家老小一起吃汉堡、炸鸡、喝可乐、逛迪士尼,这些东西满足了美国在那个阶段的消费需求,随后影响了世界;而中国消费者也在迸发新需求,如果这个需求恰巧和中国的生产力匹配,?#26234;?#24039;能够代表这个人口大国里足够多的人,那么能够满足这个需求的东西,就有一定得几率变成国际化品牌。

    除了?#21482;?还有一些比较好猜的结论,或者我们可以100% 确定电动汽车是一个发展趋势。

    十年前,中国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商;四年前,中国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新车市场。我们既是最大的生产商,又是最大的消费者。

    但让我们痛苦的是,汽车始终没有被成功地转化。90年代初期开始,中国跟世界著名汽车厂商成立合资企业,要求中方股比51%,外方股比49%。在这个状况下,中国努力了二十多年,仍然没有很好地实现中高端燃油发动机的国产化和汽车总成?#38469;?#30340;国产化。

    现在,电动汽车相当于换了一条跑道。从电动汽车的?#38469;?#19978;来看,我们和国外相比差了大概两年,但这比燃油发动机?#38469;?#30340;差距要小很多,所以至少在这个领域,我们很快就能赶得上,以后也一定会有中国品牌成为最大的国际品牌之一。

    或许这很像是给消费升级领域创业者的一碗鸡汤,而且喝了这碗鸡汤就可以管20年。但如果中国没有发生意料之外的、巨大的跌宕起伏,那么这个周期,的确可以为消费品提供至少20年的增长空间,而?#20063;?#20165;限于中国市场。

    20选5开奖走势图 025期三肖中特 辽宁福彩快乐12走势 白小姐2019一肖中特免资料 搜狐彩票是正规的吗 继续简单平特肖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点特码 同步开奖直播 新疆11选5任八全能号 福彩3d组三走势图100期 河北11选5app 中国体彩网11169期 福彩3d三天计划精选列表 北京单场胜平负比分 大红鹰水心高手坛一尾中特平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